上善若水

枯藤老树昏鸦,空调wifi西瓜,抱枕摆沙发,朕就往上一趴。爽成一朵fā~

盐一罐:

副西皮弯道超车,楚尸王为爱屁胡

楚恕之:小郭点的炮,必须我来胡,清一色什么的不要就不要了。

---------

之前在微博上发过了,顺手在这边发一下,反正21集的重点我画出来了(敲黑板。

关于为爱屁胡什么的大家已经讨论过了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主要还是惊讶于楚尸王竟然会反省这件事。我记得原著里赵云澜评价nili尸王心高气傲,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,天下人在他认知里只有能杀的和杀不动的。戴功德枷也不是认错,只是服从了这个游戏规则,就算重来一次,他照样还是要吃人,大不了吃完再戴三百年功德枷。没多少后悔的情绪,也没有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想法。

再者他这人说一不二,心里认定什么就是什么,三百年就是三百年,多一天都要原地发飙。

老局长接替赵云澜指点江山的时候,特调处大家都很不满,但谁也不敢在明面上说。只有楚恕之说“我觉得你是适应不了我们的工作作风”。

真的就很认死理,这种人你跟他说“客套”说“圆滑”说“人情世故”,基本就是一脚踢在铁板上。


这样一个特骨铮铮的楚大师,

在从老丈人家回来的路上,

一个劲儿的琢磨,

琢磨不透还开口问,

“我刚才,是不是说错什么了?”



我真的要原地起立鼓掌了,老楚我恭喜你栽了,还栽得特别深。

(赵云澜:老楚你变了!)

(楚恕之:功德枷算个狗屁,功德灯了解一下。)


--

评论
热度 ( 199 )
  1. 上善若水盐一罐 转载了此视频

© 上善若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